作者:胡映红 科室:珠江新城产房 总代教:胡碧兰

产房里每天都有故事发生。故事主角是产妇,永远是新面孔,故事配角是助产士,永远换不了。助产士是故事的贴近者、陪伴者、见证者。此时听起来是故事,但彼时是助产士工作日常。今天和大家分享一个纠结的年轻妈妈的生娃经历,女子本弱,为母则刚,每一个母亲都是伟大的!

产房里来了一位“纠结妹妹”。她和先生都才20岁,因为羊水过少来产妇计划分娩,主管医生在进行常规内诊检查,丽丽不肯配合检查,嘴里一直喊着,“疼…疼…疼…”,“深呼吸全身放松,你这么紧张,我没法检查的。”

我们的医生语气非常温和,可这位孕妇还是双眼含泪全身肌肉紧张,双腿紧绷,双手紧抓床边的床挡。看得出,她已经紧张恐惧到了极点。

我走到她身边,一只手扶着她的肩膀,一只手握住了她紧握床挡的手。她把脸转向我,一双眼中写满了恐惧和无助。“丽丽,内诊检查很疼吗?”

她点了点头,但很快又摇摇头说:“有一点儿疼,但是我害怕。”

“你怕的什么呢?”我问她。

她想了想说:“我怕疼,但我更怕剖宫产手术开刀。我想顺产,可我怕我受不了宫缩痛。我也受不了总是做内诊检查。”她说这些的时候,我明显感觉到,她在我们相握的手上加大了力道。

我笑着,轻轻拂了两下她的头发,对她说:“你怕的还真不少呢!”

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。

我接着说:“你选择顺产是对的。对你身体损伤小,而且产后恢复快,对孩子就更好啦,顺产的宝宝通过产道的挤压,能促进肺部及神经系统发育,促进血液循环,促进宝宝心脏及大脑的供血供氧。”

她听得很认真,频频点头。

我接着说道:“既然你已经设定了这个目标,你想好怎么做了吗?”

她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,眼睛看向脚尖,努了下嘴,小声说:“我应该听医生护士的话。”

我笑着摸了摸她的脸颊,她的视线又回到我的脸上。我笑着说:“我们不是独裁者,我们跟你是同一战线的人,懂吗?”

“战友吗?”她怯怯的问。

“哈哈~对。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战友。我们有一个需要共同攻克的难题,就是如何顺利分娩一个健康的宝宝。”

她显然被我的话题吸引了,目不转睛的看着我,像一个认真听讲的学生。“既然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,那我先来说一下我主要负责的部分。我会为你做胎心监护,确保宝宝在顺产过程中状态良好。2~4小时为你做一次内诊检查。查看宫口扩张及胎头下降情况,适当的时候我会用药物调节你的宫缩,加速产程进展。如果你觉得宫缩痛,难以忍受的话,宫口开大两厘米后,我可以给你联系分娩镇痛。整个过程我的动作会尽可能的轻柔,但还是需要你积极的配合,我会一直陪你走完整个分娩过程。

她握着我的手说:“姐姐,谢谢你。”

我拍拍她的手背说:“到你了,说说你要负责的部分吧。”

她认真的想了想说:“我要好好配合你,做內诊检查的时候尽量放松,在宫缩阵痛时好好呼吸,不喊叫,跟你一起好好坚持,走完整个分娩过程。”

我笑着向她竖起大拇指:“说得真棒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。”她的眼眶又湿润了,但这次闪烁着坚定的光:“姐姐,我会加油的,你要一直陪着我好吗?”

五个多小时后,一声婴儿响亮的哭声,为整个产程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产妇在分娩过程中需要承受身体上巨大的痛苦,这时候她们最需要的可能不是身披白衣的医务人员,也许只是一个可以和她们手拉手心贴心,温暖陪伴她的“姐姐”。这就是叙事护理的魅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