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 > 院务公开 > 就医服务 > 健康教育 > 科学育儿

儿童生长发育健康日|总觉得孩子矮?大部分都不是真的矮

日期:2020-08-18

8月18日是儿童生长发育健康日

身高一直是孩子成长过程中

备受父母关注的问题

如何判断孩子是否真的矮小?

什么情况下的矮小症需要治疗呢?

今天专家和您聊聊孩子长高那些事儿

本文医学指导

遗传与内分泌科主任 刘丽

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与内分泌科每年门诊量有五六万人次,其中1/3是看矮小和早熟问题的。

刘丽主任介绍,实际上门诊中大部分人为孩子“矮”的家长只是过度焦虑,即使真正进入医学定义中“矮小症”的范围,也并不代表孩子真的有问题,生长激素的使用有严格的适应症,并不是“长高神药”,千万不能滥用,正常孩子也没有必要常规检测骨龄。

孩子矮未必真的有问题

“其实矮小本身并不是一种疾病,而是一个认为划分的概念。”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与内分泌科主任、主任医师刘丽介绍,各个国家会对本国经济状态较好地区的儿童群体进行身高测量,同年龄、同性别、同种族的孩子数据会形成正态分布曲线,处于中间(50%)位置的就是平均值,最高的5%的孩子,认为是身高过高,最低的5%的孩子,认为是身高过低。

一般建议,如果孩子在自己班上身高总是最矮的,要注意到可能孩子矮小了。最好的方法是用身高曲线表,对比同年龄、同性别的孩子,看看自家孩子的身高是否排在2个标准差以下。

除了观察绝对身高外,还可以看孩子的身高增速。新生儿期到1岁,每年长25厘米,长的速度小于10厘米就是矮的。3岁~学龄前,每年长6~8厘米,如果每年只长四五厘米,生长速度就是不够的。青春期里,男生会蹿高10~20厘米,女生长高8~15厘米。

刘丽说,门诊遇到不少因为觉得孩子矮而非常焦虑的家长,其实大多数孩子都在正常范围。但

即使身高确实进入矮小症的范围,也只是说明孩子“可能会有问题”。孩子的身高和遗传因素有很大关系,自身身高较为欠缺的家长,要合理调整自己对孩子身高的期望值。也有的孩子是体质性青春期延缓,导致在青春期身高暂时落后于同龄人,假如家族内同性别的成员都发育得晚,家长也不用十分担心。

什么情况下的矮小症需要治疗呢?

有的矮小症是由于消化道疾病造成的营养不良,比如孩子成天呕吐、腹泻;

有的矮小症是由于骨头畸形造成的,比如佝偻病,这些都要治疗原发病。

还有的矮小症,是由于甲状腺激素缺乏、生长激素缺乏等引起的,可能就要补充相应的激素。

“生长激素缺乏多数是因为脑垂体功能不好。医学上有方法认定生长激素是否缺乏、是否需要补充生长激素,但是有各种适应症和禁忌症。假如生长激素不缺乏,那么矮小可能是家族遗传或者其他基础病引起。”

生长激素的直接作用,是参加代谢、减少脂肪沉积、促进蛋白质合成;间接作用是通过生长因子帮助细胞增殖、增生、不凋亡,

副作用是诱发血糖增高、糖尿病、肢端肥大症、心机肥厚甚至肿瘤。因此生长激素不能乱打。

正常孩子不必常规检测骨龄

性早熟会导致骨骺愈合过早、成年身高过矮,因此同样容易引发家长忧虑。

根据全国流调数据,尽管我国儿童的平均身高比以前增长了,但是发育时间并没有提前,

女孩子一般在10~12岁开始全身脂肪重新分布,出现乳房发育等第二性征,12岁左右来月经,男孩子12~14岁开始发育,首先出现睾丸增大,接着长胡须、腋毛、阴毛,长喉结,变声,14岁左右第一次遗精。

假如男孩子9岁以前、女孩子8岁以前出现第二性征,则称为性早熟。

对于男孩子来说,性早熟最常见的是睾丸肿瘤、垂体肿瘤、生殖细胞瘤、滥用类固醇激素等。而女孩子假如是两三岁开始的性早熟,多数是因为卵巢肿瘤、囊性增生症、错构瘤等原因,如果七八岁开始的性早熟,大多数属于特发性性早熟原因不明。

刘丽表示,

假如发现孩子出现早熟,要确定是什么因素引起的,同时观察骨龄、遗传、早熟速率等因素。“人长高的‘潜力’要看骨龄,如果10岁的年龄、15岁的骨龄,长高的空间就很小了。”刘丽说,但并不是说骨龄落后于年龄就是好事,理想的状况是骨龄和年龄大致匹配。

是否有必要每年检测孩子骨龄呢?

目前检测骨龄的方法是X光检测左手手腕处骨骼,但不建议正常孩子在常规体检中进行骨龄检测。想让孩子长高,家长应该保证孩子有充足的睡眠、均衡的营养、愉快的情绪等。孩子的生长激素分泌在深睡眠期间达到高峰,

一般儿童的睡眠时间在10小时左右,建议孩子晚上9时至10时就要上床睡觉。

专家简介

刘 丽

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遗传内分泌代谢科主任医师,博士生导师

学术兼职:国家卫健委罕见病防治与保障专家委员会成员

广东省医学会罕见病学分会主任委员

广东省罕见病诊疗协作网牵头医院项目负责人

广东省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内分泌遗传代谢学组组长

专业擅长:从事小儿遗传与内分泌疾病的临床筛查、诊断、治疗、分子遗传病产前诊断和研究工作30年。承担包括国自然在内的多项国家和地方科研课题,发表包括SCI在内学术论文30余篇。

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